Start main content

Dean's Corner

「親愛的醫生」

13 Mar 2017

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、特約作者唐明

《大醫精誠》專欄

健康的終極目標是身體和心靈一致的和諧,從這角度而言,宗教與醫療可說是一體孿生。宗教對醫療的影響可以追溯到新約聖經,有不少篇幅記載耶穌治病的神蹟:譬如令盲人重見光明(可八22-26),痲瘋病人痊癒(路五12-16;路十七12-19),甚至令已死去的拉匝祿復活(約十一)。後來耶穌把治病的牧杖交給門徒,據「使徒行傳」(十四8-10)記載,保祿治癒了生來瘸腿的病人。「路加福音」和「使徒行傳」的執筆者路加,本身就是一名醫者。

傳教士行醫 宗教帶動現代醫療

疾病的痛苦帶來精神的折磨,甚至導致心靈破碎,基督傳道治病,同時療癒心靈,從來視病猶親,尤其關顧社會上最卑微的族群。因此後世許多傳教士都以醫療為牧職,香港多家醫院都出自這個傳統,譬如直屬法國沙爾德聖保祿女修會的聖保祿和聖德肋撒醫院、明愛主理的嘉諾撒醫院、瑪利諾女修會創辦的聖母醫院等。

十九世紀值西方開闢殖民地的高峰時期,傳教士亦特別接受醫學裝備,加強向外傳播福音。如前文所述, 倫敦傳道會(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)於1887 年在香港創辦華人西醫書院,即港大醫學院前身,1906 年又在北京與其他五個來自英美的教會合辦協和醫學堂(The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Hospital),即內地首屈一指的協和醫院前身。協和與港大的歷史淵源甚深,不但都有倫敦傳道會的根源,也都與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結緣。傳道、醫療、慈善之並行,有如「三位一體」,可以說,當時帶動中國現代醫療發展的正是宗教。

從十九世紀末開始,醫護傳教士中婦女的角色愈趨重要,譬如前文提到首先為香港帶來護理制度的史提芬夫人(Mrs. H. Stevens),以及創辦贊育醫院的女醫生克寧醫生(Dr. Alice D Hickling)。曾獲港大頒發社會科學名譽博士學位的亞規納斯修女(Sister Mary Aquinas)1948 年來港,當時大批難民湧至,居住環境惡劣,傳染病爆發尤其是肺結核猖獗,她致力為胸肺科疾病患者提供治療,奉獻香港超過四分之一世紀。

德蘭聖女 宗教結合醫療典範

提到宗教與醫療結合的典範,同為港大榮譽畢業生的德蘭聖女(St Teresa of Calcutta)堪稱首屈一指。她於1950 年在加爾各答成立慈善傳教團體,至今發展至5000 多位修女,活躍於130 多個國家,專門照料身處社會邊緣的愛滋病、痲瘋病和結核病患者,奉若親人,不離不棄,她們的慈悲和仁愛不僅是宗教精神的體現,其實醫療的終極目標也莫過於此。

宗教除了對醫學有深遠影響外,且更廣泛地改造社會面貌:1953 年香港天主教醫生協會(The Guild of St. Luke, St. Cosmas and St. Damian Hong Kong)成立,會員大多為港大舊生,如前會長方心讓和蔡永業,後者亦是中大醫學院的創院院長。他們主張遵循天主教的道德原則,強調醫學倫理,縱使時代變化,仍然堅守信念、毋忘初心。此外,基督教的聖公會福利協會過去50 年來為社區提供醫療、護理、復康、輔導等服務,照顧不同階層及邊緣人士,從不遺忘有需要的人——這可能是宗教精神最為有力的感召。

英文「Salvation」通常譯作「救恩」或「救贖」,宗教色彩濃厚,其實在希臘文裏含義更為寬廣,是指身心得到完全的拯救,還原到平安健康的狀態。在門徒保祿被拘禁期間,路加一直對他悉心照顧,保祿因此稱路加為「親愛的醫生」(西四14)。一個好醫生通過治癒疾病,也安撫了心靈,令人重得健康,重拾幸福,也因此得人敬愛,當我們想起那些堅守崗位、奉獻一生,伴隨一代又一代香港人渡過難關困難,戰勝疾病的仁醫,這樣一聲稱呼是再合適不過了。

<刊載於《明報》,2017年3月13日>

行醫不惺惺作態,要時時自省,令人健康,助人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