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art main content

Dean's Corner

歷史傳來的回音

10 Apr 2017

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、特約作者唐明

《大醫精誠》專欄

傳教與殖民的關係千絲萬縷,並直接開創了醫療教育等事業,傳教士的努力和奉獻固然值得尊敬,當初奉宗教之名行善的目標,今天發展至什麼地步,也值得我們反思和正視。

教會為窮人創辦醫院

 算上剛啟診的港怡醫院,香港現有十二家私營醫院,大多是歷史悠久的教會醫院,最初是為專門照顧貧病而創辦,譬如由嘉諾撒仁愛女修會(Canossian Daughters of Charity)開辦的嘉諾撒醫院,這家修會的名稱本身就包含「侍奉窮人」(Servants of the Poor)的宗旨;播道醫院乃由中國與美國基督教播道會(Evangelical Free Churches of China and America)聯合成立,最初的規模只是社區診所;聖保祿醫院起源於1848 年來港的法國沙爾德聖保祿女修會(Sisters of St Paul de Chartres) 為收留棄嬰而成立的「聖童之家」,1894 年香港爆發大瘟疫,因收容瘟疫病人而擴至成為醫院。該修會後來又在九龍創辦了聖德肋撒醫院,這兩家向來通稱為「法國醫院」;位於港島司徒拔道和新界荃灣的兩家港安醫院也不例外,是由美國基督復臨安息日會(Seventh-day Adventist Church)創辦。

從照顧基層到服務富者

教會創辦醫院,對於殖民當局而言,是對醫療服務的重大支援。本着教會醫院「非牟利、提供價格廉宜的醫療服務」的原則,政府也給予這些營辦機構相對寬容的政策。但時移世易,隨着公營部門擔當提供醫療服務的主要角色,社會變得富裕,加上自購或僱主提供的醫療保險普及化,以及從內地來港求診的旅客,私營醫院的角色已起重大變化:由當初填補醫療空缺的主力,成為對公營醫療的輔助;由照顧貧苦大眾,轉為病人提供更舒適方便的選擇:包括即時治療、最先進的醫藥及療法——前提是病人有能力並願意負擔費用。

昔日初衷今日啟示

當初教會創辦醫院的初衷,對於今天宗教團體旗下的私營醫院還有什麼啟示?這不僅是醫院掌舵人要思考的問題,也是我們整體社會理應關注的焦點。歷史悠久的慈善團體例如保良局、東華三院等,發展愈是多元化,愈有利於社會公益事業的開展;同樣,私營醫院因宗教慈善名義而獲得額外的便利,本來是雙贏的好事,理論上應為本地公益事業長期提供資源,從中受益的不僅是醫院內的病人,還應包括更為廣泛的市民。

今日香港經濟發達,物質豐盛,侍奉貧病的行醫傳統成為遙遠的歷史,這似是理所當然。然而,當貧富懸殊,人口老化等問題不斷加劇,對公營醫療構成巨大壓力,公營系統的長遠持續不容視為當然。宗教團體的私營醫院如果仍以市場為主導,主力照顧高收入人士的需要,儘管將部分盈利撥歸其他公益事業,又是否記得曾經的宗教道義呢?

醫療的宗旨是予人健康,但健康並不止是身體的健全,還需要心靈的充實,宗教傳達的仁愛和慈悲,是人類永遠需要的精神營養。昔日的先驅之所以捨己奉獻,濟世為懷,以照顧貧苦大衆為己任,是基於堅定的信仰,他們留下的不僅是醫療事業的基礎,其精神遺產更如歷史的回音,值此新的轉捩點到來,或許是對我們最好的提醒。

<刊載於《明報》,2017年4月10日>

行醫不惺惺作態,要時時自省,令人健康,助人幸福。